最後的守護人

最後的守護人

強尼從小就看透了人生。要是有人問他,為什麼他看起來和別的孩子不一樣?為什麼他這麼沉穩老練?為什麼他的眼神那麼深邃,彷彿會吞噬光線?那麼,他會告訴 你,因為他從小就看透了人生。在他還很小很小的時候,他就已經明白,世上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。庭院、後院、遊戲場,甚至郊區寧靜的小路。沒有一個地方是 安全的。沒人能夠保護你。

童年,只不過是一種虛幻的想像。

詳細資訊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

一個鐘頭前,他就已經醒了。他在等待那屬於夜晚的獨特聲音儘快消失,等待旭日儘快昇起。他在等待早晨的時刻快點來臨。這天是禮拜一,天還沒亮,不過強尼整 晚根本也沒怎麼睡。他一直醒過來,跑到黑漆漆的窗口檢查,拉拉窗戶的鎖,看看有沒有鎖好,一晚就檢查了兩次。他看著外頭空蕩蕩的馬路和車道。只要天上有月 光,那條車道看起來就像木炭一樣黑漆漆的。有時候他也會跑到媽媽房間去看一下。不過,要是肯恩在家,他就不會去了。肯恩脾氣很壞,而且手上戴著一個很大的 金戒指,要是被那東西打到,身上會瘀血腫脹,腫得像雞蛋一樣大。

肯恩給他上了人生的另一課。

強尼穿上一件T恤,一條磨得破破爛爛的牛仔褲,然後走到房間門口,嘎吱一聲推開門。房裡的燈光立刻照在窄窄的走廊上。走廊的空氣很悶,彷彿氧氣都被吸光 了。他聞到一股香菸味,還有一股酒味。酒灑了滿地,那味道聞起來像是波本威士忌。有那麼短短的一剎那,強尼忽然回想起昔日的氣味。從前,早上的這個時間, 走廊裡總是飄散著雞蛋和咖啡的香味,還有他爸爸刮完鬍子後殘留的香味。那是昔日的美好回憶,於是,他趕緊揮開那些回憶,粉碎那些回憶。美好的回憶只會把日 子搞得更難過。

詳細資訊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

走廊上的粗毛地毯,踩在腳底下感覺硬邦邦的。媽媽房間的門沒關緊,門板懸在門框的鉸鏈上。門板是空心的,沒有上漆,而且和門框的尺寸不合。原來的門板已經 支離破碎,丟在後院。一個月前,肯恩和強尼的媽媽吵了好幾個鐘頭之後,那扇門板就被肯恩一腳踢飛,鉸鏈都被踢掉了。她始終沒有告訴強尼,那天晚上他們在吵 什麼,不過強尼猜得出來,那應該和他有關。一年前,肯恩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接近媽媽這樣的女人。當時,強尼一見到肯恩就會強調這句話,想盡辦法要讓他搞清 楚。只可惜,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。而過去的這一年,有如一輩子那麼漫長。

他們已經認識肯恩很多年了,或者說,他們自以為認識。強尼的爸爸是營造商,而肯恩則是他的手下大將,他們家這個社區的房子都是他蓋的。他們兩個合作愉快, 因為強尼的爸爸頭腦靈敏,能力很強,而肯恩也算夠聰明,懂得要服從領導。正因為如此,肯恩一直都表現得戰戰兢兢,畢恭畢敬。即使後來綁架案發生之後,他的 態度還是沒變。強尼的爸爸傷心欲絕,極度自責,後來有一天,他做了一個決定,就此逃脫內心痛苦的折磨。沒想到,他爸爸走了以後,肯恩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 的轉變。他不再像從前那樣戰戰兢兢畢恭畢敬了。他常常到他們家,頤指氣使發號施令。他把強尼的媽媽孤立起來,讓她只能依賴他過日子。他讓她染上藥癮,引誘 她酗酒。他一天到晚叫她做這個做那個,煮飯洗衣服,像使喚傭人一樣。甚至,一到晚上,他會命令她進房間,兩個人關在房間裡。

強尼的一雙黑眼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。一到夜裡,他發現自己常常在廚房徘徊流連,手摸著砧板上那把大菜刀,眼前浮現出肯恩柔軟的脖子,他陷入沉思冥想。

肯恩那個人根本就是叢林裡的獵食動物,典型的野獸,而強尼的媽媽只能任人宰割。她體重不到五十公斤,瘦瘦小小弱不禁風,簡直就像長年臥病在床的人,可是, 男人看到她的時候,那種眼神,強尼都看在眼裡。她平常總是深居簡出,很難得看到她,不過,強尼注意到,每次肯恩一有機會看到她,整個人就神魂顛倒。她看起 來很蒼白,可是白的皮膚晶瑩剔透,彷彿吹彈可破。她有一雙大眼睛,眼神深邃,楚楚可憐。她才三十三歲。假如世上真有天使,那麼,天使的模樣大概就像媽媽, 滿頭烏黑的秀髮,纖柔嬌弱,彷彿不食人間煙火。每當她走進一個地方,整屋子的男人都會忽然停止動作盯著她,彷彿她全身散發出一團火焰,彷彿她隨時都會飄到 半空中。

但她自己根本不在乎。事實上,她一直都不在乎自己的外表,並不是因為女兒失蹤才變成這樣。平常,她身上永遠是一條藍色的牛仔褲,一件T恤,綁著馬尾,偶爾 化點淡妝。她活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。她愛丈夫愛孩子,平常沒事就在花園裡蒔花弄草,偶爾上教堂去當義工,下雨天就唱歌給自己聽。這就是她全部的世界。一個 小小的世界。而如今,她的世界已經幻滅了,瓦解了。如今,她的世界是一片死寂,一片空虛,留下來的只有痛苦。她已經不再是從前的她了。不過,不變的是她的 美貌。她依然美麗一如往昔。強尼每天都看得到漂亮的媽媽,然而,他卻詛咒她那近乎完美的容貌。要是她長得醜一點,肯恩就不會找上她了。要是她的小孩長得醜 一點,那麼,他的妹妹現在一定就還好端端的睡在他隔壁的房間。只可惜,她美得像一座完美無瑕的雕像,美得不像凡人。看到她,你一定會覺得應該把她收藏在櫃 子裡,加上重重的鎖,嚴密保護。她是強尼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孩子。然而,他痛恨她的美。

他好恨。

因為,她的美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。

強尼打量了一下媽媽的房門。不知道肯恩在不在裡面。可能在,也可能不在。他耳朵貼到門板上,屏住呼吸。本來他很輕易就可以聽出肯恩在不在裡面,可是他已經 好幾天沒睡,感覺變遲鈍了。今晚,他好不容易睡著了,真的睡著了,睡得很沉很沉,完全不省人事。可是後來他忽然醒了,而且是被嚇醒的,因為他好像聽到玻璃 碎掉的聲音。才凌晨三點。

他往後退了一步,猶豫了一下,然後躡手躡腳沿著走廊走過去,走到浴室,打開電燈開關。燈泡發出一陣嗡嗡聲後才亮起來。鏡子後面的藥櫃開著,他看到裡面擺著 五花八門的藥罐:抗焦慮的「暫安諾錠」,抗憂鬱的「百憂解錠」,另外還有幾罐藍色黃色的藥片。他隨手拿起一罐,看看上面的標籤:「維柯丁」。那是一種強力 止痛藥。從前沒看他吃過這種藥。「暫安諾錠」的藥罐是開著的,藥片撒在洗臉台上。他忽然感到一股怒氣往上衝。暫安諾錠。某些夜裡,每當肯恩享用過「賽神 仙」之後,他都會吃幾片暫安諾錠讓自己冷卻一下。

那是他發明的字眼。

賽神仙。

強尼蓋好藥罐,走出浴室。

家裡亂得像垃圾堆。不過,他一次又一次安慰自己,這裡不是他們真正的家。他們真正的家很乾淨,維護得很好。屋頂重新翻修過,而且是他親手幫忙翻修的。放春 假那幾天,他每天都爬梯子上屋頂,把木瓦遞給爸爸。他腰上圍了一條工具皮帶,上面寫著他的名字,裡面放著鐵釘。那是一棟很棒的房子,牆壁是石頭砌成的,庭 院的草皮修剪得乾乾淨淨,看不到半根雜草。那棟房子離這裡雖然只有幾英里,但感覺卻彷彿有千里之遙。老家的鄰居都很親切,而且整個社區綠草如茵環境幽雅。 那棟房子還很鮮明的活在他的記憶裡,可惜已經被銀行扣押了。當時,銀行的人拿了幾份文件給媽媽簽名,然後在院子裡插了一根標誌牌。

詳細資訊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

現在住的地方是肯恩的房子。他大概有一百棟像這樣的房子,專門租給人家。而強尼認為他們住的這一棟是最爛的一棟,座落在郊區一條髒兮兮的街上,廚房小得要 命,裡面到處都是綠色的鐵皮,油布毯磨得破破爛爛,牆角的地方都翹起來了。屋子裡看了就噁心: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空酒瓶、空酒杯,杯碟裡堆滿了菸蒂,鏡子 平擺在餐桌上。強尼看到鏡子上有殘留的白粉,在燈光下看起來特別顯眼。看到眼前的景象,他忽然感到胸口發冷。地板上掉了一張一百塊的鈔票,捲成一團。強尼 把那張鈔票撿起來,抓在手上拉平。他已經接連一個禮拜沒吃過一頓像樣的了,而肯恩可以花一百塊買古柯鹼。

他把鏡子拿起來,用一條濕抹布擦乾淨,然後掛回牆上。那面鏡子是他爸爸曾經用過的。強尼眼前忽然浮現出爸爸當時站在鏡子前面的模樣。他在打領帶,可是他的 手指太粗太笨拙,打了半天,領帶就是不聽使喚。他只有禮拜天上教堂的時候才會穿西裝,而且每次發現兒子站在旁邊看時,他都會很不好意思。強尼感覺得出來, 因為爸爸會突然臉紅,然後很心虛的笑一笑。「謝天謝地,還好有你媽。」他會這樣說,而這時候媽媽就會過來幫他打領帶。

他雙手摟住她纖細的背。

然後他會吻她一下,而她會皺一下眉頭。

強尼又把鏡子拿下來擦了一次,然後再掛回去,左右調整了一下,把鏡子完全掛正。

接著,他用力拉開大門,走到門外。清晨,天色依然一片昏暗,飄散著一股濕氣,五十公尺外的路邊有一盞路燈閃爍著幽微的光。遠遠的山上,車燈忽明忽滅。

肯恩的車不見了。強尼暗暗感到慚愧,但也偷偷鬆了一口氣。肯恩住在城區另一頭的一棟大豪宅,漂亮的粉刷,大大的窗戶,還有一間巨大無比的車庫,足以停得下 四輛車。強尼深深吸了一口氣,那一剎那,他眼前忽然浮現出一幅景象,彷彿看到媽媽趴在那面鏡子上吸白粉。但接著他立刻告訴自己,她不會沉淪到這種地步。只 有肯恩才會幹這種事,她才不會。他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放開緊握的拳頭。這時候,天色漸漸亮了,空氣中開始瀰漫起早晨的清新氣息。於是,他努力揮開那些惱 人的思緒,努力去感受那早晨的清新。他告訴自己,又是新的一天了。今天一定會是美好的一天。只可惜,對他媽媽來說,早晨是最難熬的時刻。因為,每當她張開 眼睛的那一剎那,她都會突然想起,她的女兒一直沒找到。

強尼的妹妹。

他的雙胞胎妹妹。

艾莉莎。強尼和艾莉莎兩人出生的時間只隔了三分鐘,而且,兩人幾乎就像同卵雙胞胎一樣,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兩人長得一模一樣,頭髮的顏色一樣,甚 至連笑聲聽起來都一樣。沒錯,她是女生,不過,要是你站在五、六公尺外,你根本分不清兩個人誰是誰。雖然他們睡在不同的房間,可是他們幾乎每天早上都會在 同樣的時間醒過來。媽媽說,從很小的時候開始,他們兩人之間似乎有一種屬於他們自己的神祕語言,只有他們自己才聽得懂。不過,強尼自己已經想不起來了。他 記得的是,從小到大,他從來沒有感到孤單過。他有一種很奇妙的歸屬感,而那種感覺只有他們兩兄妹才懂。然而,艾莉莎走了,昔日美好的一切也隨之煙消雲散。 那是一個簡單的事實,無法否認的事實,只不過,這個簡單的事實卻把媽媽的心整個掏空了。所以,強尼盡他最大的力量想幫媽媽。一到晚上,他會檢查家裡的門 窗,把亂七八糟的家裡收拾乾淨。今天這花了他二十分鐘。接著,他開始燒水煮咖啡。這時候,他忽然又想到那張捲成一團的鈔票。

詳細資訊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

一百塊。

一百塊。那意味著他有東西吃,有衣服穿了。

接著他又轉頭看看四周,最後再檢查一次,看看房子有沒有收拾乾淨。酒瓶都已經拿去丟了,鏡子也擦乾淨了,看不出有人曾經在這裡吸毒。接著他打開窗戶讓空氣 流通,然後再去看看冰箱。他把裝牛奶的紙盒拿起來搖一搖,聽到裡面嘩啦啦響了幾聲。不過盒子裡的雞蛋只剩一個了。他打開媽媽的錢包,發現裡面只剩下九塊錢 和幾枚銅板。他把那張一百塊放進去,然後闔上錢包。接著,他拿玻璃杯裝了一杯水,再從藥罐裡倒出兩片阿斯匹靈,然後沿著走廊走到媽媽房間門口。

窗外,黃澄澄的光芒從黝黑的樹林間穿透過來,映照在玻璃杯上。那是第一道晨曦。媽媽側躺在床上,髮絲蓋住了她的臉。床頭櫃上堆滿了雜誌和書。他仔細聽著她 的呼吸聲,聽了一會兒,接著,他看到床上有一疊鈔票。肯恩丟的。幾張二十塊的鈔票,一張五十塊的鈔票,加起來大概有幾百塊。看起來縐巴巴髒兮兮。

那大概是他從一大疊鈔票裡隨手掏出來的幾張。

像垃圾一樣隨手丟掉。

詳細資訊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 點我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明風 的頭像
明風

明風的網路行銷

明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